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報報業集團) >> 圖片新聞

南沙河記憶:一河前世今生 兩岸幾多故事

來源:太原晚報 作者:記者 張波 2020年05月24日 07:22

  5月23日,經過改造后的南沙河沿岸,公園、景觀帶、綠地構成了我市城南充滿活力的生態景觀。全媒體記者 牛晨陽 米國偉 攝

  5月22日下午,港道村村民韓有生老人又一次來到了南沙河水庫邊。這里是南沙河快速路的最東端,從南沙河水庫大壩往下,經過一系列綜合整治,南沙河的治理已經成為太原市沿河道路快速化改造和黑臭水體治理的生態樣板工程,在全面提升了城市水環境的同時,也為兩岸構建了良好的人居環境和發展環境。

  一條河的“自述”

  “我”的名字叫南沙河,每年七八月份汛期,“我”沿著山間陡坡、順著山勢奔涌而下,河水過處,黃土被急流裹挾而走,露出河床下面的沙礫層。這也許就是“我”——南沙河名字的由來。

  對“我”發脾氣的樣子,家住東崗路南沙河沿岸的劉琦老人印象最深刻:一遇到下大雨,河水猛漲,打著漩兒地漫上東崗路。別看劉琦那時候是個小青工,照樣不敢冒險蹚水過河——要是有不知底細的冒失鬼想和“我”角力,“我”一下子就能把他連人帶自行車掀翻在地。

  1958年,政府在東山港道村修建了南沙河水庫,平坦寬闊的水庫撫平了“我”的急脾氣,也為山里人帶來了幾年風調雨順、地肥水美的好時光。

  然而,好景不長,由于水庫淤積嚴重、庫底滲漏,多年來帶病度汛,為下游的市中心防洪安全帶來了安全隱患。1971年,南沙河水庫不再蓄水,山上的雨水經過庫底攔洪壩的緩沖后,就直接流向下游。再后來,隨著東山煤礦的開采,地下水位不斷下降,“我”漸漸失去了往日的生機——上游沒了水,下游的河道也逐漸變得淤積狹窄。

  上世紀70年代,太原市迎來快速發展的同時,也給“我”帶來了太多傷痛:兩岸工廠和居民將工業廢水和生活污水直接排放到“我”的河道中;垃圾在河道中堆積出一個個丑陋的小丘,把“我”逼得彎彎繞繞;即使有稍微干凈平坦點兒的地方,也被人見縫插針地種上了農作物。

  破舊的堤壩,狹窄的河道,濁臭的河水,成堆的垃圾,叢生的雜草……“我”成了一條令人厭惡的臭水溝,默默地蜷縮在人流密集的市區。從2012年開始,“我”一次次被喧鬧的機器聲驚醒,一批又一批的建設者在“我”的身邊揮汗如雨:河道疏浚清障、加固兩岸堤防、河岸綠化、快速路修建……在政府的不懈努力下,現在的“我”,污水橫流現象徹底消除,原來的“臭水溝”變成了市民可以親近游覽的城市景觀。

  蹚過歲月記憶

  從桃園南路一路向南,與雙塔西街相交后,道路分為兩條快速路,沿著南沙河兩岸繼續向前。離這里不遠,就到了南沙河入汾口。在河岸邊的人行道信步前行,綠蔭外傳來一陣歡聲笑語,原來,一墻之隔,就是太原市第三實驗小學的后操場。

  南沙河原先挨著校園有多近?該校白媛老師回憶:“上課給孩子們講梯形,不用畫圖,推開教室窗戶,孩子們就能看到河道里的倒梯形堤壩?!彪x著南沙河不過幾十步的距離,離桃園南路也不過百米之遙,然而由于路不通,家住城北的老師們來上班,要從新建路拐到南內環,穿過老軍營小區才能到學校。

  也有膽子大的。年輕時候的黨忠靜老師,騎著自行車從新建南路穿過河邊的小樹林,單手拎著自行車,翻過河道抄近路,能省下十幾分鐘的時間。抄近路的人多了,樹林里的河道漸漸被踩出了一條小土路——晴天是土,雨天變泥。

  “這條路真難走!”路過的人們抱怨著?!笆裁磿r候,這里能通路就好了?!敝車木用衽瓮?。

  “啥時候,河邊不再這么臭就好了?!眲㈢先送瑯右苍谂瓮河捎诤拥牢廴?,居住在周圍的人,即使的酷熱難耐的夏天,也少有敢開窗透氣的。盼望著,盼望著,一個個令人振奮的工程接踵開工……往日避之不及的臭水溝華麗變身,地上地下暢通無阻,河岸河中綠意盎然,依勢而建的濕地水景、景觀小橋,在河岸兩邊漸次林立的高樓映襯中,形成了一條穿城而下的美麗玉帶。

  流向未來愿景

  5月22日上午,劉琦老人溜溜達達來到了南沙河河邊。即使是夏日濃烈的陽光,也難以穿透行人頭頂的片片綠蔭,沿途賞景,芳草如茵,鮮花成簇,綠樹環繞?!笆娣?!在這條河邊住了一輩子,現在算是享著它的福嘍!”劉琦高興地說。

  與此同時,巡河員正徒步沿新建路南沙河南沿岸由西向東至解放路,再過河到北沿岸由東向西回到出發點,看看河道有無亂占、亂采、亂堆、亂建現象,檢查一下有無污水排放情況,并不時拿出手機拍照片,通過河長制移動應用平臺上報……

  迎澤區河道管理所副所長李紅剛介紹,為確保南沙河的治理成果,全長21公里的南沙河被分成39段,省、市、迎澤區、街道辦、社區五級的河長責任到人,對河道進行污染防治及沿岸管理保護。從1997年管理所成立伊始,李紅剛就和南沙河打起了交道。他說:“以前,沒有從源頭解決南沙河的問題,南沙河治理是年年干年年亂?,F在,經過一系列綜合治理,垃圾阻塞河道、廢水亂排亂放等難題都基本得到了解決。我們肩上的負擔輕了,但責任一點沒減?!?/p>

  “下游改造好了,南沙河水庫也應該早日重現昔日美景?!鄙頌槭腥舜蟠淼母鄣来宕逦瘯魅慰涤窠芏啻翁峤蛔h案,建議借河道生態治理的契機,修復南沙河水庫。他說:“南沙河水庫曾是迎澤區蓄水量最大的水庫。我們應該盡快修復水庫,依托它在東山發展經濟林,開發采摘園等項目,帶動周邊農業經濟的發展,讓南沙河真正恢復昔日的神采?!?/p>

  南沙河大變樣了,圍繞它的身邊,依然有各行各業的工作者在為維護南沙河、進一步治理改造南沙河奔走、努力著……

(責編:張杰)
青海11选五5开走势图 急速赛车开奖 宁夏今天十一选五开奖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 幸运飞艇猜前三玩法 股市行情分析软件 股票融资融券余额什么意思 湖南快乐十分包八中三 体彩山东快乐扑克3今天 澳洲时时彩官网平台 10月14日上证指数